【环球鞋网】“温岭童鞋还在萌芽时期,学的是晋江企业7、8年前的路子。”

  第二届中国(温岭)童鞋产业高峰论坛已落下帷幕,关于晋江童鞋与温岭童鞋的讨论仍在继续。

  低价VS高价

  温岭一双童鞋的平均出厂价在20-30元,而晋江童鞋的出厂价在50-60元,比温岭的批发价还高。从代理商的角度来说,他们认同低价位的销售模式在中国大环境里还是比较有优势的。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,由于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并不是很懂得识别(比如两款鞋一款超纤的一款用革的,看起来差不多,成本却差很多),也乐得便宜。

  除了材料之外,温岭童鞋比起晋江的价格优势还在于管理成本和推广费用上。“晋江一个成熟品牌的推广、渠道费用附加在一双鞋上最少是10块钱,再算上团队运营人员的薪资,价钱自然就水涨船高了。”酷奇营销总监乔宏光说道。温岭城北街道可以说是温岭童鞋的集群地,其中大多是小作坊,一家工厂只有30个工人。

  福得隆、必克、飞鹰是温岭规模较大的童鞋厂,也是温岭童鞋走品牌化道路的先锋。既然温岭的价格优势一部分来源于品牌推广上,那么走上品牌之路的温岭童鞋势必涨价。“但他们的价格会慢慢提升,不会一下子上来。”黑猫警长副总林泉认为,今后两三年年温岭童鞋的价格优势还是会比较明显。

  无牌VS品牌

  在温岭不时会看到“笨笨熊”、“足友”等这样的与泉州童鞋完全同名的企业。“温岭把晋江锁定为目标,多多少少会借鉴晋江的东西。而晋江童鞋在早年也是通过抢注擦边商标起家。”一业内人士说。以批发起家,后通过广告加代言推出品牌的“七波辉模式”似乎是温岭童鞋企业老板一致想要发展路径。

  大部分的晋江童鞋品牌与温岭童鞋针对的主要市场虽然都是三、四线市场,但温岭走的是工业区、乡镇里超市、鞋城、地摊的批发渠道,而晋江走的是市区商场、专柜、店中店的零售渠道。

  “晋江主要是有品牌,我们还没有。”台州比迪童鞋总经理罗李荣说。以福建的品质工艺,结合温岭的价格优势来抢占市场,树立低价文品牌是温岭童鞋的品牌定位。

  价格有了,品质正在慢慢改进,但打品牌并没那么简单。乔宏光告诉记者,温岭前期也尝试过往品牌方向走,但走得不是很成功。“因为真正想做品牌,不是喊一个口号,请一个好的广告公司,做一个好看的LOGO就能做成的。”

  现货VS期货

  10年的外贸贴牌有了生产基础,10年的品牌内销有了品牌沉淀,晋江童鞋出了卡西龙、卡丁等国内童鞋品牌。但不论是继续深化品牌还是不做品牌降低成本以求销量,摆在面前晋江童鞋企业面前的一座大山是资金运作问题,而这问题由晋江童鞋的全期货模式而起。

  晋江企业不欠钱是不现实的。

  一家企业做一个亿的产值,被代理商欠5千万,压在仓库里,如此便无法形成有效资金周转,反倒变为成本之一。而温岭资金控制相对合理,做一个亿产值的企业,资金周转良性的话可以转4次,也就是说企业只要投2500万就够了。

  “晋江走的是酒店形式,订单生产的前期投入大,且门槛高,没有10万20万不能做。我们温岭走的是快餐形式,门槛低,现款现货,1万块钱就可以做,并且我们的信誉度好,这样客户自然就来了。”罗李荣说。

  晋江模式因需要材料商、鞋底厂等方方面面的配合,理论上从补单到出货至少要20天才能完成,且规模的生产顺序已经形成,很难插单。这样也就容易产生市场误判而带来的产品库存、资源浪费等问题。温岭模式则是船小好调头,从补单到出货最快7天可以完成。

  “我们现在还在生产的是冬季的棉鞋爆款,而明年春夏季的下发给其他小厂做。”福得隆总经理说。针对这个问题,晋江童鞋企业也做了调整,以往一年只有2次订货会,现在一年有5次订货会,这样对市场气息的把握会相对更接近、更准确。

  投入、风险、利润三者成正比,“温岭的现款现货在经济低迷的时候,优势是资金周转快,企业压力较小,因为产品单价低市场较为稳定,而晋江的全期货的市场压力大,资金的占用成本,库存风险也加大。”福建鞋业行业协会童鞋分会秘书长谢家声说。若温岭童鞋企业欲扩大规模谋求迅速发展,将不得不转制成期货,也将面临与晋江同样的市场风险甚至资金被套的被动局面。

  “以史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”晋江大可通过温岭童鞋现状回过头反省来路的成败,而温岭也可通过晋江童鞋的现状思考往后的路该怎么走。(童鞋行业资讯平台--环球鞋网童鞋频道 成成编辑)